http://www.chengdachuanmei.com

【中国新闻社】疫情冲击下的东北经济一体化

  日电 当前,我国疫情防控阶段性成效进一步巩固,复工复产取得重要进展,经济社会运行秩序正在恢复。但同时,国际疫情持续蔓延,我国防范疫情输入压力不断加大,复工复产和经济社会发展面临新的困难和挑战。在此背景下,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以“全球‘战疫’下的东北振兴”为主题召开专家线上座谈会,就“全球‘战疫’下的东北结构调整与产业发展”“全球‘战疫’下的东北亚经贸合作与东北振兴”“新形势下东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重大任务和突破性举措”等议题进行讨论交流。

  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重创全球经济增长,冲击经济全球化走势。坚持底线思维,要把基于内需导向的结构调整作为应对疫情冲击的重点。

  面对疫情冲击,东北更需要通过整合资源实现优势互补,在分工协作中推动产业升级和结构转型,以东北经济一体化为东北振兴注入动力。尽管东北经济一体化已提出多年,但受制于自身的体制性、机制性和结构性矛盾,在现实推进中面临诸多困难和挑战。疫情冲击下,东北经济一体化的现实需求全面增强。

  1.东北三省产业同构的问题仍比较突出。总的看,东北的产业同构和同质竞争,是导致产业核心竞争力不强和企业成本高企不下的重要因素之一。以汽车产业为例,长春、沈阳、哈尔滨都建有汽车制造厂,长春与哈尔滨都曾提出要延伸汽车产业链条。2018年,我国汽车零部件市场有4万亿元规模,最大的6家汽车零部件企业,没有一家在东北地区。要提高东北汽车产业的竞争力,既需要汽车行业转型升级,也需要在东北三省完善汽车供应链、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水平,并降低整车制造成本。

  2.疫情冲击下东北产业一体化的需求明显增大。疫情冲击下,全球可能出现产业链、供应链区域化、本土化的趋势。东北作为比较完整的地域经济综合体,具备一体化发展的地域优势和产业条件。同时,东北地区在维护全国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2019年,东北四省区粮食总产量达到17464万吨,约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26.31%;2018年,东北四省区畜产品产量占全国畜产品比重为19.63%。应对疫情冲击,坚持底线思维,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和基础工业安全,对东北产业一体化提出新需求。

  3.在产业链整合中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习总书记在去年12月对东北结构调整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全面振兴不是把已经衰败的产业和企业硬扶持起来,而是要有效整合资源,主动调整经济结构,形成新的均衡发展的产业结构。”从东北的情况看,产业发展高度依赖资源,资源产品与延伸加工产值之比为1:0.69,而全国为1:2.84,这表明东北地区产业技术结构水平不高,产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较低。应对疫情冲击,迫切需要东北地区推进基于内需的产业转型升级,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产业链、供应链。例如,在工业领域,推进东北制造业的跨区域优化重组,形成东北三省的纵向分工,重构以装备制造业为重点的产业链,提升东北制造的核心竞争力;在农业领域,以推动农业跨区域合作拉长东北地区农业产业链,推进东北农业与工业、服务业的融合发展。

  1.以旅游一体化应对疫情冲击。近年来,旅游业逐渐成为东北地区重要的支柱产业之一。疫情冲击下,人流、物流受到极大限制,首当其冲受到重创的是以旅游为重点的线下服务业。以吉林为例,今年一季度旅客人数同比下降74%,预计旅游收入减少1100-1200亿元。面对疫情的冲击,东北三省应推动省际间的旅游联合,整合和共享旅游资源。例如,发展生鲜电商、网络直播带货、云旅游等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旅游服务,全面提升东北旅游产业一体化水平。

  2.推动东北旅游经济一体化进程。一方面,东北山水相连,拥有冰雪、森林、史迹、民俗等共性旅游资源;一方面,东北也曾联手成立了振兴东北旅游合作联盟和东北文化旅游推广联盟。在这个基础上,要进一步整合东北旅游资源,推动以健康旅游、生态旅游为重点的跨区域合作,编制区域发展规划,实现资源共享、信息互通、客源交流,加快推动东北旅游一体化进程。

  3.促进并融入东北亚旅游合作圈。2012年以来,东北亚旅游论坛已经在珲春连续举办八届。疫情后区域旅游合作有望成为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最具潜力的领域之一。要充分利用“大图们倡议”框架下东北亚地区旅游合作圈多边合作机制,开发跨国旅游产品与线路;推动东北亚区域共同简化旅游签证与通关手续,提高旅游通关效率,提升旅游服务便利化水平;推动各国在旅游标准对接、人员跨境流动、跨境旅游线路设计等领域尽快实现重要突破。

  1.东北地区的新老基础设施建设空间巨大。加大对新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投资是拉动增长、扩大内需的重大举措。在这方面,东北大有潜力。从现实情况看,东北仍需要补齐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短板。例如,2018年,东北三省铁路路网密度为234公里/万平方公里,低于东部(342)和中部(281)地区。同时,东北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对新基建的依赖性全面增强。2017年,东北地区的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例仅为12.8%,约为全国(25.5%)的一半。以新基建促进东北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应当说潜力还很大。

  2.统筹形成东北地区新基建合理布局。目前,亟需着力提升东北新基建的竞争力,以形成对产业升级的重要支撑。新基建具有网络型和共享型的重要特征,需要形成区域的合理分工,同时也需要调动社会投资。建议在国家相关部委的支持下,尽快形成《“十四五”东北新基建发展规划》,统筹谋划东北全域5G、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基建建设,全面放开新基建领域内外资市场准入,形成新基建领域PPP融资计划。争取“十四五”期间,使东北的新基建竞争力明显提升。

  3.推动实现东北基础设施一体化新格局。目前,东北三省在基础设施建设上,远未全面形成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利益共有的一体化格局。例如,大连、沈阳、哈尔滨、长春都在谋划打造东北亚枢纽。由此,存在枢纽资源分散配置、重复建设等现象。这就需要打破行政壁垒和地区分割,共建共享重大基础设施,优化资源配置,加强分工协作,统筹推动东北基础设施一体化进程。

  1.城市群发展是东北振兴的重要推动力。未来5-10年,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阶段。城市群、都市圈发展和城乡一体化等是支撑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也是疫情冲击下稳定增长的重大举措。特别是城市群的发展,对于释放消费潜力具有重要作用。2018年,东北三省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均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此外,城市群的发展有利于为东北服务业发展提供重要空间。统筹推动东北三省城市群发展,将为促进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和服务业发展提供重要推动力。

  2.以沈阳、大连、长春、哈尔滨为主体,形成东北城市经济合作新格局。由于区域市场化程度不高,与京津冀、珠三角、长三角相比,东北三省城市之间经济联系不够紧密,没有形成错位发展的有效分工,中心城市建设和城市群经济发展明显滞后。东北四大城市在强化本省协同发展的同时,要从推动东北经济一体化出发,打破行政壁垒,推动资源要素跨区域自由流动,实现优势互补和合理分工,以中心城市紧密合作加快推动东北经济一体化进程。

  3.以城乡一体化推动东北都市圈发展。城市群、都市圈的发展,在相当大程度上依赖于城乡一体化进程。东北地区是我国城镇化起步较早的地区。2018年,辽宁城镇化率为68.1%,位列全国第八,黑龙江城镇化率为60.10%,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总的看,东北以城市群为主体,有条件推进居住证取代城乡二元户籍制度进程和省际间居住证制度的相互衔接,以充分释放城乡一体化的巨大潜能。

  1.疫情冲击下,东北振兴与东北亚合作对接是一个重要选项。疫情冲击下,以中日韩为重点的东北亚经济一体化进程有可能加快推进。东北作为我国向北开放的最前沿,与东北亚地区的经贸联系十分密切。东北要利用与东北亚经贸联系更加接近的条件,在对接东北亚共同发展过程中促进东北振兴。例如,通过融入中日韩自贸区,在以生产性服务业为重点的服务贸易上取得重要突破,以为东北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注入新动力。

  2.抓住东北亚区域合作新机遇,以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为重点推进东北经济一体化。面对疫情对经济全球化的严重冲击,以中日韩为重点的东北亚地区携手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和安全成为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战略选择。我国东北与日韩运输距离较近,具有一定的合作基础。要利用地缘优势加强与东北亚周边国家的产业链、供应链的合作,推进东北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加强同东北亚国家的经贸、投资、人员往来和文化交流合作,支持东北承接日韩产业转移,提升东北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竞争力。

  3.适应东北亚合作新趋势,加快推进东北基础设施一体化进程。东北地区资源丰富,若能通过东北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实现东北亚陆海联运,将大大降低东北资源的物流成本。例如,通过加快推动图们江地区国际合作开发,“珲春-扎鲁比诺-宁波”内贸外运航线可比传统线公里。此外,韩国积极参与亚投行、大图们江开发方案和与中蒙俄经济走廊相关的项目,推出的“新北方政策”重点在与“一带一路”倡议对接和与我国东北开展协作。抓住东北亚区域合作新机遇,统筹利用东北的港口、自贸区等优势条件和出口渠道,建设面向东北亚开发开放的基础设施网络,推进“图们江开发开放”与“东北亚经济走廊”建设。同时,加快实现中日韩口岸通关协调合作,提升东北多式联运水平。

  疫情冲击下推进东北经济一体化,既需要加强顶层设计,又需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建议从国家层面尽快出台《“十四五”东北经济一体化总体方案》,以增各方振兴东北的预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